XUNJIU

沉迷そらまふ
是まふ的迷(痴)妹(汉)
主混唱见圈/日v/aph
玩非人学园&恶狼游戏
yys&dw已淡

生贺

瞎写的,有ooc或出错都是我的锅,赶出来的生贺,总之大邪生日快乐啊!




我在一家咖啡店等人,忽见着身边有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便与他攀谈起来。

边聊着我边观察着这个男人,脸看起来年纪不到三十,所以他说自己四十的时候我不由得微微惊了一惊,脖颈的线条很耐看,只不过上面有一条突兀丑陋的疤痕,一看就是致命伤,身为记者的我不由暗暗推测起他的身份来。

男人长得很清秀,很耐看,让人感觉到平静,有着南方人的温和细腻,眉宇间有着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沧桑,当他对你微微一笑时很难不对他生出好感来。

我们聊得很投机,作为记者有时候几乎整天东西南北的跑,倒是去了不少地方,从谈话中来看,他去的地方不比我少,似乎有的还万分凶险。

我问起他的职业,是不是探险家什么的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一个开古董店的而已。”

谈话过程中他手从口袋里摸出根烟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放了回去。

我捋了捋头发,笑问,

“在戒烟?”

他点点头,

“肺不大好。”

过了一会,店里有几个人走了进来,他抱歉地对我笑笑向那几个人走去。

“大花你约到这种地方干啥,诶秀秀也来了啊今个是什么日子啊怎么……”

我约的人这时也到了,便聊起最近的新闻来。

不知为何,过了很久,我也没忘记那个男人,虽然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但想起他来,觉得这是也算是我记忆中难得的净土。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