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nJiu

主混APH和一堆冷圈,
受控
在APH红色洁癖晚期,其他差不多杂食
红色/瓶邪本命
尤勇他们有那————么好!
凹凸已淡,最近萌上了银幻
卡埃他们真可爱嘿嘿嘿
尤诺阿斯真冷啊😖

再争分夺秒地摸个邪,希望明年给吴邪的生贺相比今年能有所进步😭

生贺

瞎写的,有ooc或出错都是我的锅,赶出来的生贺,总之大邪生日快乐啊!




我在一家咖啡店等人,忽见着身边有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便与他攀谈起来。

边聊着我边观察着这个男人,脸看起来年纪不到三十,所以他说自己四十的时候我不由得微微惊了一惊,脖颈的线条很耐看,只不过上面有一条突兀丑陋的疤痕,一看就是致命伤,身为记者的我不由暗暗推测起他的身份来。

男人长得很清秀,很耐看,让人感觉到平静,有着南方人的温和细腻,眉宇间有着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沧桑,当他对你微微一笑时很难不对他生出好感来。

我们聊得很投机,作为记者有时候几乎整天东西南北的跑,倒是去了不少地方,从谈话中来看,他去的地方不比我少,似乎有的还万分凶险。

我问起他的职业,是不是探险家什么的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一个开古董店的而已。”

谈话过程中他手从口袋里摸出根烟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放了回去。

我捋了捋头发,笑问,

“在戒烟?”

他点点头,

“肺不大好。”

过了一会,店里有几个人走了进来,他抱歉地对我笑笑向那几个人走去。

“大花你约到这种地方干啥,诶秀秀也来了啊今个是什么日子啊怎么……”

我约的人这时也到了,便聊起最近的新闻来。

不知为何,过了很久,我也没忘记那个男人,虽然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但想起他来,觉得这是也算是我记忆中难得的净土。

本来想写的就是大邪喜欢小哥但小哥对大邪完全没意思的悲情故事云云,但写的时候完全变了味儿想着要不he然后在he和be之间挣扎,所以就出现了这么个不知所云的垃圾产物。明明看了很多瓶邪小甜饼但是想写虐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正正得负的奇妙化学反应🌚

(假装不知道重启NTM)

请每个爱圈的人认真看

噫!可怕可怕,感谢净化的太太们

skyVtrace:

首先,十分感谢全职圈的大大们一直努力净化。但我因为恐惧的原因没有出到力,真的是十分抱歉!【士下坐】


然后,在all叶圈结束后。我去了朋友混的all金圈,发现了一个刷tag的人,而且看ta的行为想引战。后来,我发现了其坐标和全职的很像,于是跑到全职圈问了。很可惜不是同一个,但是不难看出十分相似。


后来,没睡的小天使们陪着我聊。(小天使们辛苦了😘)然后我们认为,这很有可能是一场有预谋的恐同(猜是恐同)


有一位小天使告诉我,all金圈的坐标是在一个路地方。然后我们就觉得不对了,因为坐标十分准确。有人放出了人肉是犯法的行为!


我们猜测,ta们先是想扰乱同人圈,把我们推到风口浪尖上。如果不行,就找我们人肉ta们的证据!如果涉及到犯法的话,这么大的圈子,国家可能不抓人。但是对同人圈的管制肯定会更重!!!


所以希望各位冷静下来,不要去做出太过激行为。我们还没了解对方这样做的真实目的。


请各位帮忙转载!
转载到各自的圈子里!
谢谢!


(我并不知道有多少圈子涉及,大家能帮我找找或者转载,谢谢!)

校园pa,双向暗恋,一不小心打电话给了银爵学长的不知所措的幻幻

果然还是没赶上,而且还没画完事先准备好的又被我的上色给毁了【允悲】,赶了两小时画出这么个垃圾我有罪,不知补完【土下座】

这段时间的摸鱼,论有个东北的班主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连带着我在语文课上摸鱼摸出了一股东北大碴子味(……

站tag非常抱歉

刚入了黑五的坑,就是觉得,有必要吧cp名统一规划一下吧,嗯……比如说尤诺和亚斯塔这对……名字简化成两个字比较好……(如果早弄好了算我没说b)

骑士与龙【法加②】

前文走主页,不会弄链接
有轻微的法贞。

#日常ooc
#文笔渣到爆
#烂尾

「15」
  世界和平什么的其实就是在立flag。
  不信你看这不又打仗了。

「16」
  国王发话了,
  “如果你能打赢这场仗,我就承认你骑士的身份。”
  王子自然是答应了。

  躲在柱子后的龙眼里满是担忧。

「17」

  “马蒂,哥哥我最近要去做一件对哥哥来说很重要的事,这几天你就和索瓦丝她们在一起吧。”
  龙当做什么也不知道乖巧地应下了。

  王子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出发了。

「18」
[王子离开的第一天]

  一切如常。

[王子离开的第三天]

  龙开始失眠。

[王子离开的第七天]
  ‘会没事的,打仗哪有那么快就打完,一定会没事的。’龙这么安慰着自己。

[王子离开的一个月后]
  ‘不会迷路吧?’
  ‘在那里肯定吃不好啊……先生那么热爱美食,这对他来说肯定是煎熬……’
  ‘听说那里下雪了……先生不会被冻着吧……’

[王子离开的三个月后]
  ‘怎么那么久都没回来……’

  “马修,你别太担心,弗朗先生一定不会有事的。”玛格丽特轻声试图安慰不安的龙。“你已经好多天没吃东西了,吃点枫糖饼吧。”
  “谢谢你,梅格……可我现在没什么胃口……”
  “我不是很清楚龙的身体不进食能撑多久,可是我看你现在虚弱极了……好歹吃点东西吧。”
  “姐姐我同样梅格的观点,吃点东西吧。”
  龙在公主和梅格的劝说下,艰难地咽下了几块枫糖饼。

[王子离开的四个月后]
  龙做了个梦。

  梦里,大雪纷飞,周围除了冰雪就只有黑暗,龙能感觉到的只有寒冷。

  然后龙在远处看到了王子。
  那里温暖无比,没有寒冷,没有黑暗。

  龙激动地跑了过去,“先生——”
  然后它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了。
  挡在了温暖与寒冷的交界处。

  “先生!!!”
  龙努力拍打着屏障。
  “先生!!!”
  他听不到它。
  “先生!!!我在这里啊!!!”
  他看不到它。
  “先生……”
  他感觉不到它。

  屏障突然消失了,王子终于看见了龙。
  龙跑过去。
  “先生!!!”
  他愣了一下,脸上是龙从未见过的疏离。
  “请问……你是……”

  “谁?”

  龙醒了。这个梦让它的不安慢慢变成恐惧。

[19]
  一个月后,王子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回来了。
  龙激动的同时心里隐隐划过一丝不安。

  它站在宫殿的大门口,看着王子穿着战甲从马上下了。
  “弗朗西你可算回来了,小马修都等你等得茶不思饭不想……咦?马修你怎么还不过来?”

  龙慢慢走向王子。

  不会的。

  不会发生的。

  “马修?马修是谁?”

「20」
  龙只觉得眼前发黑。
  公主皱了皱眉头,“弗朗西斯,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王子疑惑地看向龙,又看了看公主,“我真不认识。”

  大厅里炉火的燃烧传来的让人舒适的温度,而龙感觉不到丝毫暖意。

  雪下的更大了,刺骨的寒冷包围了龙,

  就跟梦里一样。

  龙喃喃道,
  “还真是梦想成真。”

「21」
  龙走了,在离城堡不远的地方落了脚。
  日子一天天过去,王子有了恋人。
  过了些年,成为骑士的王子又成了国王,并迎娶了王国的第一个女骑士——贞德。
  很快他们就有了孩子。
  龙默默看着,看着他从王子到骑士,再到国王,然后娶妻、生子。
  看着一个又一个战乱的发生,就这么静静的作着旁观者

[22]
  国王去世了。
  龙化成人形,看着国王被下葬。
  索瓦丝与玛格丽特已经彻底把他忘记。

[23]
  我们的爱情,刚开始好似童话,可是到了最后,你将我彻底遗忘,而你,成为了我生命中一个短暂的插曲。

  龙的生命很长,我有时间将你忘记,弗朗西斯。

  龙在国王的墓前如是说道。

END

我不觉得这是个刀。